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從全能學霸到首席科學家 線上看-第一百五十九章 畢業? 主編的哀嚎

從全能學霸到首席科學家
小說推薦從全能學霸到首席科學家从全能学霸到首席科学家
时间很快过去。
上京大学的图书馆内,林晓在电脑上输入完了最后一个英文字符,然后打上了代表句号的小点。
至此,关于林氏钛成键机制的理论,他也算是整理完成了。
接下来,就是发给《自然材料》。
虽然这个理论揭示了钛原子在成键过程中的一种机制,不过并不用担心这个理论的出现会让人家也研究出像ta1000那样钛合金,因为它只是一种存在于自然世界中的基础理论,想要利用它搞出ta1000,那无异于海底捞针。
就像是相对论,全地球人都知道相对论导致了原子弹的诞生,但是把相对论摆在面前,你就能知道用它可以造出原子弹吗?
再比如说你面前摆着一道imo数学题,然后别人告诉了你要用哪些定理公式才能解出这道题,但是你真的能够用这些方法将其解出来吗?
显然没有这么简单。
同理,对于林氏钛成键机制,也是如此,所以并不用担心人家能用这个机制搞出什么顶级的钛合金,那仍然和材料研究一样,需要靠运气。
超级黄金眼
或者说,林氏钛成键机制只是告诉人们钛原子结合形成化学键的过程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没有告诉人们如何让钛合金变得更强,一个是微观领域,一个是宏观领域。
除非像林晓那样,能够通过系统直接指明方向。
相反,华国现在已经有了ta1000的各项数据,等于说,他们已经有了一个正确使用这种新的钛成键机制的案例,通过这个案例,就能给他们以后的研发起到指导作用。
有了ta1000的指导,未来他们在高温钛合金上面的开发,不说超越世界多少,稳稳地成为世界第一,还是很有机会的。
到时候,国内任何需要用到高温钛合金方面的行业,他们都将占据先机,比如航空、航天发动机,他们到时候完全能在某些性能上超过外国。
而林氏钛成键机制,只是一个揭示自然界的基础理论,并不是所谓的能够直接用在应用上面的理论。
……
林晓进入了《自然材料》的官网,然后进入提交稿件的页面,
将整篇论文提交了过去,看到上面显示出文章已经提交,等待编辑审核的字样,林晓靠在了椅背上,心中闪过了更多的思考。
现在只是钛成键机制,而ta1000中铝的含量可也丝毫不少,钛都有独属于自己的成键机制,铝呢?
铝也会有一种独特的成键机制吧?
再比如其他各种元素的分子呢?
林晓思考了起来。
如果他能够将钛这一成键机制的根本原因找出来,是否就可以推导到其他的所有元素上面去?
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如果能够找到所有元素在成键工程中的一些机制,对于他们材料的研究,将带来一个如同原子弹般的理论武器。
而且也不仅仅只是材料,对于化学领域来说,这同样是一个重要的理论武器。
所以,这种问题也已经涉及到化学了。
当然,材料和化学的界限并不是多么的分明,材料学研究的就是固体材料,以及这些材料的组成结构、工艺、性质等之类的东西,而化学研究的方面就比较宽泛了,比如固体、液体、气体、离子等等。
不过,不管什么形态,都离不开金属键、离子键、共价键这三种化学键,正是这些基于电磁力形成的东西使得原子与原子之间构成了联系,才有了各种各样的物质。
而它们形成的机制,将能给为人类揭示物质形成之奥秘带来极大的贡献。
林晓的眉头微微一挑,随后又进入了自己的论文中,在后面提出了自己的假想。
【我相信,其他的原子之中也存在着和钛原子这样的成键原理,它们将为我们更好的理解这个世界,也希望未来材料界、化学界的朋友们,能够继续向着这个方向更加深入。】
而后他撤回了自己之前投给《自然材料》的稿件,将添上了这句话的稿件发了过去。
这才是一篇完整的论文。
解决未曾被解决的问题,提出未曾被提出的问题。
这就是从科学启蒙之时,一直到如今能够诞生出相对论、量子力学、m理论等各种听起来都让人匪夷所思的理论的原因,或者说这是属于科学的传承。
在没有最终找到世间一切真理之前,这样的传承,将始终不会断绝。
这时候,林晓又忍不住想,真的会有真正的‘宇宙真理’吗?
这个真理又到底是什么?
能够解释宇宙一切事物的一行公式?
还是什么其他不能理解的东西?
他摇摇头,想的太多,会让自己茫然的。
随后,他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论文发完了,也到该走的时候了。
不过,这时旁边有个男生瞅了一眼他的屏幕,脸上便忍不住惊讶地问道:“林神,你都投《nature-materials》了?”
林晓点点头,说道:“是的。”
这名男生顿时感到不可思议,他自己也是材料学的研究生,他怎么连个国际二区都投不了?
“林神,你是怎么学的啊?可以告知我一下你的学习秘籍吗?”
林晓摊手道:“我没有秘籍,主要是动用脑袋去算就好了,运用数学知识。”
说完,他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合上,然后离开了这里。
而听到林晓说的话,这名男生不由一愣,用数学去算材料?
开什么玩笑!
材料是实验为王好不好。
除非,林晓学的是计算材料学?
他心中忍不住一跳,决定以后关注一下《自然材料》,如果林晓论文之后登稿,他也一定要拜读一下。
他想看看,林晓是怎么用数学算材料。
……
林晓离开了图书馆后,便径直前往了数学学院的教学楼,找到了许继教授的办公室。
“许教授。”
来到了办公室中,林晓笑着喊道。
“哟,来啦。”许继见到林晓过来后,笑着问道:“好久没见你了,最近在干嘛啊?”
“去跟航空材料院的陈保院士做课题去了。”
林晓说道。
“航空材料研究院?”
许继一愣,作为研究数学的,他当然不知道最近国内材料界发生的大事,也了解不到这些秘密。
随后他笑着道:“你这跨学科跨的可真是多啊。”
林晓笑了笑,然后又问道:“对了,您今年的院士,应该稳了吧?”
今年的院士增选工作早就开始了,许继也在候选人当中,选上的概率还是挺大的。
许继笑呵呵地摆摆手:“哎,这种事情可不能说,一切看结果。”
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林晓看他这表情,怕是很稳了。
他笑道:“那我可就等着吃您的庆祝宴了。”
“呵呵,十一月份再看。”许继说道:“哦对了,正好你来了,我也得给你说一下关于你毕业的事情。”
“毕业?”
“嗯,之前计划的不是让你本科读两年嘛,现在来看,对你还是有点长了,所以要是你想的话,咱们这个学期完就可以给你毕业了,之后你研究生阶段的话,就可以直接读直博,硕士浪费时间,跳过就行。”
“直接毕业吗……”林晓思考了一下,最后点点头:“如果可以的话,那还是尽早毕业。”
“嗯,那你就得尽快了,现在已经八月份了,就等于说你还有五个月时间写你的毕业论文,不过,对你来说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随便写写就行。”
林晓笑道:“我知道了。”
“呵呵,慢慢来就行,其实也不那么急。”许继笑着说道:“对了,直博的话,你打算在哪读?国外还是国内?”
听到这个问题,林晓不由思考起来,如果是国内的话,那当然就是上京大学了,毕竟这里他更加熟悉,而如果是国外的话,他目前更加喜欢的是巴黎高等师范学院,以及普林斯顿大学,这两所大学,在数学界都处于中心地位。
不过,毕竟林晓是去过巴黎的,所以他对那里的氛围还是挺有好感,另外,法国菜系也挺不错,那几天在那里吃了几顿后,他感觉也挺合胃口,现在还有点想念。
当然,到底去哪读,林晓自己心中也没有做出决定。
不过,眼前有许教授这位长辈在,问问建议也不错。
于是林晓问道:“许教授,您觉得我去国内还是国外好?”
许继笑着说道:“要我推荐的话,那就是去巴黎了,实话跟你说,巴黎师大那边也给咱们学院发来过邮件,询问你未来要不要去他们那里深造一下,说是和咱们学校可以给你一个联合培养博士的名额,这个我们也还是挺满意的,至少你以后也算是咱们京大的博士嘛。”
听到许继这么说,林晓不由讶然。
巴黎师大居然都专门发来邮件询问了?
不过,京大和巴黎师大的联合培养博士的话,似乎也挺不错的,到时候他就可以拿到两个学校的博士学位证书。
当然,博士学位他也没有多在意,轻轻松松的事情啦。
哈嘍,猛鬼督察官 小說
“嗯,那我之后再考虑考虑,然后回您。”
“行。”
许继点点头,不再多说,而林晓也没有多留,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
英国,伦敦,克里南街,《nature-materials》编辑部。
作为子刊,《自然材料》虽然在知名度上不如主刊《自然》,不过作为材料界的一大顶刊,他们在材料界的吸引力还是很大,每天都能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投稿。
所以,今天的编辑部,依旧十分的繁忙。
“我的天啊,什么时候材料学对数学的要求也这么高了?”
正在大家都忙碌的时候,他们的主编文森特·杜萨斯看着眼前的稿件,忽然哀嚎一声,忍不住抓了抓那有些秃然的脑袋。
“怎么了文森特?”
听到主编的声音,旁边的副主编阿莫斯·马丁不由上前来问道。
“你知道林晓吗?”文森特问道。
“嗯……那位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的数学天才。”
“是的,他现在给咱们投了一篇稿件,然后现在用数学来折磨我了——天啊,阿莫斯你帮帮我吧!”
文森特指了指电脑屏幕上显示出的一行行数学公式,一脸生无可恋地说道。
那么多、那么复杂的数学公式,他审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稿,第一次遇到这种让他头疼的,比那些狗屁不通的论文还让他糟心。
听到主编的话,阿莫斯不由凑上去看了看, 那位数学天才居然给他们《自然材料》发文了?
还能让他们的主编都这么头疼?
结果他看了几眼后,便拍了拍文森特,说道:“抱歉,唯有这种事情我得向你说声爱莫能助,再见。”
说罢,他就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文森特重新坐好,将目光再一次放在了眼前的论文上。
不管如何,已经发到了他这里,他也必须得从头到尾看完。
之后头疼的事情,还是交给同行评审的人吧。
……
------题外话------
感谢冷夜无双的12000起点币打赏!
求求月票!!